快捷搜索:  

快递保价:理赔不该这么难

9月19日,“顺丰保价1.8万的(de)单子只赔500”登上微博热搜。据大众网、共富视(shi)频(pin)等媒体报道,王先生在顺丰寄了一件价值1.7万元的(de)手办,因为价值昂贵就花108元做了1.8万元的(de)保价,在寄的(de)过程中手办有破损,导致手办贬值,随后要求顺丰按照保价赔付或者赔付无损全新的(de)手办,顺丰方面称只能赔偿500元。

9月10日,杭州萧山的(de)小刘通过顺丰同城业务寄送了价值8000元左右的(de)20克黄金,并购买了价值8000元的(de)保价服务(fuwu)。随后,小刘被告知该快件丢失,顺丰客服表示只能赔付2000元。而在此前,“顺丰寄丢1.1万元手机仅赔1000”话题,也曾登上热搜。

三次保价纠纷,不仅涉及快递行业的(de)不同业务(传统业务和同城快递),而且囊括了保价服务(fuwu)的(de)两种类型(全额保价和未足额保价),同时还对(dui)应着损失赔偿的(de)两种形式(快件遗失和破损)。由此,也就使得接连发生的(de)三起纠纷颇具典型意义和分析价值。

在“寄丢1.1万元手机仅赔1000元”事件中,顺丰的(de)理由是(shi):消费者没有购买全额保价。这既是(shi)最常见的(de)理由,也是(shi)最常见的(de)纠纷争议点。问题是(shi),全额保价就能得到全额保障吗?后续发生的(de)两件事,相继给出了否定答案。消费者购买保价服务(fuwu),原本是(shi)希望掏钱买个放心,没想到买来的(de)却是(shi)“闹心”。如此一来,保价服务(fuwu)似乎无法为消费者带来安全感。

曾几何时,快递企业(qiye)普遍以运费为参照进行破损赔偿,最高赔付标准不超过运费的(de)3倍。由此,曾出现了大量贵重物品“论斤赔”的(de)事例。在此背景下,一些快递企业(qiye)推出保价服务(fuwu),寄送贵重物品的(de)消费者,往往也乐意为更多安全感埋单。

在“每件必检”已成为快递业基本要求的(de)当下,快递企业(qiye)对(dui)快件内的(de)物品心知肚明,对(dui)物品价值也应大致了解。从这种角度来看,消费者购买保价服务(fuwu),其实是(shi)以额外付费的(de)方式,告诉快递企业(qiye)他(ta)们(men)本应有所了解的(de)事实。表面上看,这是(shi)提供给消费者的(de)“增值服务(fuwu)”,实际上这往往也是(shi)快递企业(qiye)新的(de)“利益增长点”——当保价被视(shi)为“保险”的(de)时候,不保价往往就意味着得不到保障,很少人(ren)愿意因此铤而走险。

在用户下单前,多数快递公司(gongsi)(gongsi)都会要求签订《快递协议》,其中,对(dui)于快递保价、赔偿的(de)规则,不同快递公司(gongsi)(gongsi)往往有不同的(de)解释。但所有不同的(de)解释,最终都指向一个事实——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照价赔偿都是(shi)快递企业(qiye)赔偿的(de)“上限”。民法典确定的(de)一般赔偿原则是(shi):“当事人(ren)一方违反合同的(de)赔偿责任,应当相当于另一方因此所受到的(de)损失。”在快递企业(qiye)单方面责任事故中,消费者损失的(de)不只是(shi)快递物品,同时还包括时间(shijian)精力等各方面损失,照价赔偿本应是(shi)最低要求,但在现实中却成了“最高标准”,这公平吗?

安全运送货物是(shi)快递企业(qiye)的(de)基本职责,保价充其量只是(shi)提供一种赔偿参考,但这绝不是(shi)赔偿的(de)唯一依据。只要能够证明货物价值和实际损失,即使没有保价,消费者也有权要求照价赔偿。只有建(jian)立在责任明确的(de)基础上,保价才能被还原为一种服务(fuwu),而不是(shi)变相“创收”。

赵志疆

快递;公司;手办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78人留言! 共有:178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